在我孤寂的时候

因为我们没有什么不同

天黑时我们仰望同一片星空

没有追求和付出哪来的成功

谁说我们一定要走别人的路

谁说辉煌背后没有痛苦

只要为了梦想不服输

再苦也不停止脚步

报世界以歌

最近的作息终于开始趋于正常,听到窗外鸟鸣迷糊醒来时看一眼时间也才八点零几分,突然不想赖床了,穿上衣服我打开了阳台的门,天空已经算是明亮,呼吸新鲜的空气,竟然好想对着这个世界说一声 hello world。

这是学习任意一门编程语言的时候,教程要求编写出来的第一句话,这个时候用这句话的我像是一个在科幻世界里刚启动的机器人,呆萌的眨眨眼睛,对着新世界问好一般。

在这段在家闲着的日子里,却也算过上了我从未体验过的生活,虽然在这个城市已经快半年,但是自己一个人认真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还真是头一遭,学习着买菜做饭,因为搞不清楚菜的份量导致买了几大捆的葱和半头猪一样的猪肉,还有那抱着回来的一大袋子老姜,边抱怨自己以前十指不沾阳春水又嘟啷着做着饭,就像rpg游戏里面笨拙的角色,财米油盐折腾来去的做着着自己的菜,好在磕磕绊绊的做好之后心里还是充满了期待,不求他色香味俱全,只求能能够下嘴,当然前几天肯定是差强人意了,随着技能的熟练,现在已经感觉做饭是一件充实且有趣的事了。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生活好像一点点成形,远离了以前幻想的辉煌壮丽,却也是充实有趣的,有变化,有未知,有挑战,有希望,最重要的希望能够支持或者认可。其实好像没有太多的奢求,还能舒服的早睡早起,久违的规律的生活,太美妙。

这两天一直在看《哲学家都干了什么》,读到一个有趣的地方是二元论的一个观点:“我们的精神世界是独立的,那么外部世界对我们的影响仅仅在于感官体验。其余的精神体验都属于我们自己的心理活动。比如说,有人打了我一下。这个事件对我只有两个影响:肉体上的疼痛是感官体验;随之而来的屈辱是心理活动。这也就是说,我们遇到的所有痛苦都可以分成两类:感官上的和精神上的。感官上的痛苦并不难忍受。因为感官体验是相对的,快乐得到得越多,人对快乐就越不敏感,就越难以忍受痛苦。反之亦然。这就好比富翁吃鱼翅不会觉得多快乐,但是饿汉吃一口饱饭就能感到无上幸福。所以只要不是即将死亡,忍受感官上的痛苦总会给我们带来一定的回报。“ 如果完全这样去理解的话,好像就会..变得无人可以击败自己,有趣。

What is Life?
Life is a drama。
可是我们都只是演员而不是导演,舞台的荧幕通常都是在我们还没记住台词的时候就毫不留情地拉开,一片茫然的我们也只好硬着头皮上场了。

无题

又回到了比较能够独处的地方,我觉得我好像有点爱上这里了。

好几个傍晚,吃了饭之后沿着墅区一直走下去,耳边是路边一整片绿色上夏蝉的鸣叫,远方是火红的夕云,目视到尽头都只有两三同样散步的人,街道安详沉默朴素,从火烧云到街灯亮起,穿过了白与黑的界限,彷佛也听见了时间流逝的声音,如果我以后离开这里,也许还会想起这幅图景吧。

而上个月在国内的时候,心却好像变的喧嚣浮躁拥挤,每日带着勉强笑容的觥筹交错,party 结束之后的午夜,城市静寂下来的归途,好像是笑语喧哗之后忽然陷入沉寂的话剧,无处安放的感觉伴随着这种分离后空落的瞬间,却越来越强烈了,记忆开始堆叠了越来越多的这种国内生活的画面,不知从何时开始,格格不入四个字跳上了我的心头。

有意思的是这次回国后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天赋型黑客,职业是画家却是我这么多年付诸心血都不可能能够达到高度,更是同龄人却已经有了超能全栈的雏形,更为神秘的nine,还有名不经传却与我交手过多次让我咬牙切齿到不行的四十岁老黑客,而我朝着另一个方向却越走越远,我羡慕着他们,他们羡慕着我。内心最渴望的还是能够重新回到那个拨开迷雾的事情上去,但逝者如斯,大抵是回不了吧。

归途

前几天回了一趟老家去参加发小的婚礼。清晨出发,在高铁上沐浴了一阵阳光,窗外一闪而逝的青山蓝天和绿林,当阳光和窗户形成一个折射照耀到我脸庞上的时分,竟然会有一种童话般的味道,在今日回想起那时的场景,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去描绘记忆里的这幅画面。

从十七岁第一次参加一位朋友的婚礼开始,似乎每年都会收到请帖,大概一周前我还在国外犹豫要不要去参加发小的婚礼,临近时分又很自然的搭上了归乡的车,w&x的婚礼上我参加过触动最深的婚礼,它质朴,真诚,一切的感觉都是那么的落落大方。我坐在同学发小那一桌,遥望着台上的新郎新娘讲述着他们的故事,几次微湿眼眶,回想起儿时与新郎的种种玩闹时光,心里百味杂陈,不可言喻,没有什么比一个故事好的结局更令人开心。

喜宴正餐一结束,我就向忙碌的新人告别驶向了另外一个城市,一路上一直浮想联翩,似乎变得在哪生活都有些格格不入,如果生活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过那种失败却温情脉脉的生活,也要坚决的离开那种看似成功却失去了温度和感受的一生,可言不由心,油门踏板上的脚更加用力了,心里满是苦涩的笑意。

年长一岁

一阵闷热和蚊虫叮咬直接打消了我想再赖一会床的那最后一丝困意,醒来就想吃的甜的,还有为什么房间会闷热,奇怪的问题,一股脑的随着被打断的睡眠出现,才想起是因为下午的大雨,打开窗户看雨顺手关上了空调,晚上回来又是微醺,洗簌完躺下恰恰正好

其他的问题自我回答了,但还是想吃甜的,打开冰箱却只有几天前切开过的半个西瓜,不知道多久前买回来的香瓜和橙子,看来除了打开冰箱拿饮料,就没怎么关注过冰箱里的水果?或者是,习惯性的漠视了,潜意识里还是有着那种有人切好给我的幻想,水果肯定是不能吃了

前几日用一个完全不同于以往的状态过完了我的二十五岁生日,没有告诉身边的人,没有party的喧闹,没有旅行,反而早早的躺到了床上,盖着薄被就着台灯,看着喜欢的书,就这样的过完了二十五岁的生日,这是一种奇特的感受,妈妈一直和我说,二十五岁以后时间就会变的很快,我并不知道时间是不是会变的很快,但是我知道,生命已经过了四分之一,是不是我这一生里,被照顾,被宠爱的时光已经差不多要用完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要不得不开始去照顾别人,宠爱别人,让别人依赖。

心里那种千回百转难于诉诸的情感,可能只有此时的自己才能明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