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ing to the moon

前几日回来的时候,飞机落地恰巧是初入夜时分,穿过机场廊桥时望向窗外天空是一丝静谧的阴郁伴随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直接就淋进心里淋的昏暗无光,疲倦的拖着身体到家,一夜无话直接倒头就入睡了。

第二日早上是被蝉鸣惊醒,在印象中夏天的蝉好像要正午过时才会鸣叫,未想到夏至的蝉鸣是在清晨,我关上空调打开卧室的窗户,天空才微煦,朝霞染了半个角,清晨的风吹拂着窗帘和我,不知名的红花顺着树的枝蔓生长到了二楼房间的窗外,触手可及,环视一圈整个院子,生机盎然,蝉鸣,清晨的风,生机蓬勃的红花,和霞光下随风微荡的青柠,胸腔里积蓄颇久的沉闷直接就无形的消散了。

清晨都感受到了温热,说明整个身体都能轻盈畅快呼吸的夏天是到来了。这种心绪豁然开朗的时分,应该写下一些温暖又漂亮的励志之言,让这篇文章看起来不那么的颓唐,但想到近期又任性的把自己变的无所事事,总有一种空耗时光辜负自己的命运的念头,哎,看来还是抑郁来的真实。

我到底在做什么

tell me why

并无新事

早上的时候望着窗外愣了不大一会,今天有风,湖水一层一层的荡漾,树叶被吹的飒飒的响。窗帘也在跟风摆动。心却是静的。
窗外的叶子绿昂昂的,虽然是一个阴郁的天,可有些许的微风,总算是不高兴的那些事情里值得高兴的一件事了。
下楼给流浪猫喂食才发现院子里一地的枯叶,是黄色,是灰色,是烂叶。零落在周遭,遍地可见。

可是在二楼窗台看到的永远的郁郁葱葱树叶,一片生机。就连这些落叶和新叶在有心人眼里都好像意味着一些人生哲理。
每到夜晚此刻,身体就会浑身不自在,可能是被消耗掉的精力被散发了出来,凝结缠绕在了身体表面。
只有当花洒的喷头开始倾洒向全身的时候,才会焕然一新。会重新的感觉有了晶莹剔透的内心。
重生一般。

过年的时候只有一天时间回去了乡下外婆家。外公已经是一头的白发,外婆的背越来越弯。
不知不觉的老年人这3个字在他们身上越来越贴切。吃到了外婆做的血鸭,那种满足感无法形容。
父亲也快要退休了,这两年一直念叨着乡下的房子,也就快竣工。他好像是满足了一个大的心愿,我却始终没了那种对乡里邻里很是亲切的感情。
我知道他在退休前一直惦记着念叨着这个房子,是怕退休就意味着老去,他并不想老去。

我也害怕着我已经开始老去。

如果按照百岁期颐来算,我的生命已经过去了四分之一,身边的朋友和父母一直和我有提及的就是,过了二十五,时间都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的快的逝去,一年一年白驹过隙。
没有任何太大的感觉,对于我来说,这也真的是一个很奇特的感受,它好像昭告着我的人生上坡路似乎即将要结束,开始进入一个平稳期,一辈子就那么长,历史上很多夺目的人生甚至已经结束了他们的生命,而我却总是觉得还没有做好成人和承担各种责任的准备。
心心念念的许多学识,还有精力和时间去好好得填充吗?
是不是我这一生里,被照顾,被宠爱的时光已经差不多快要用完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要不得不开始的去照顾别人、宠爱别人、让别人依赖。尽到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的一份责任。
这些转难于诉诸言的情感,徘徊在脑海。一遍遍的带着回响,每当它绕一圈,心里就有一个声音告诉我,确实是这样的。

这两天有一个朋友问我是不是有点忧郁,我没有回答。
这个话题对于生活来说,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思绪万千

思绪万千
却如鲠在喉

相思垢

欲除相思垢 泪浣春袖
船家只道是离人愁
你送我的红豆 原来会腐朽
可惜从没人告诉我

寒江陪烟火 月伴星如昨
可你怎么独留我一个人过
若你想起我
不必抱愧当时承诺太重
聚散无常 怨谁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