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世界以歌

最近的作息终于开始趋于正常,听到窗外鸟鸣迷糊醒来时看一眼时间也才八点零几分,突然不想赖床了,穿上衣服我打开了阳台的门,天空已经算是明亮,呼吸新鲜的空气,竟然好想对着这个世界说一声 hello world。

这是学习任意一门编程语言的时候,教程要求编写出来的第一句话,这个时候用这句话的我像是一个在科幻世界里刚启动的机器人,呆萌的眨眨眼睛,对着新世界问好一般。

在这段在家闲着的日子里,却也算过上了我从未体验过的生活,虽然在这个城市已经快半年,但是自己一个人认真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还真是头一遭,学习着买菜做饭,因为搞不清楚菜的份量导致买了几大捆的葱和半头猪一样的猪肉,还有那抱着回来的一大袋子老姜,边抱怨自己以前十指不沾阳春水又嘟啷着做着饭,就像rpg游戏里面笨拙的角色,财米油盐折腾来去的做着着自己的菜,好在磕磕绊绊的做好之后心里还是充满了期待,不求他色香味俱全,只求能能够下嘴,当然前几天肯定是差强人意了,随着技能的熟练,现在已经感觉做饭是一件充实且有趣的事了。

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生活好像一点点成形,远离了以前幻想的辉煌壮丽,却也是充实有趣的,有变化,有未知,有挑战,有希望,最重要的希望能够支持或者认可。其实好像没有太多的奢求,还能舒服的早睡早起,久违的规律的生活,太美妙。

这两天一直在看《哲学家都干了什么》,读到一个有趣的地方是二元论的一个观点:“我们的精神世界是独立的,那么外部世界对我们的影响仅仅在于感官体验。其余的精神体验都属于我们自己的心理活动。比如说,有人打了我一下。这个事件对我只有两个影响:肉体上的疼痛是感官体验;随之而来的屈辱是心理活动。这也就是说,我们遇到的所有痛苦都可以分成两类:感官上的和精神上的。感官上的痛苦并不难忍受。因为感官体验是相对的,快乐得到得越多,人对快乐就越不敏感,就越难以忍受痛苦。反之亦然。这就好比富翁吃鱼翅不会觉得多快乐,但是饿汉吃一口饱饭就能感到无上幸福。所以只要不是即将死亡,忍受感官上的痛苦总会给我们带来一定的回报。“ 如果完全这样去理解的话,好像就会..变得无人可以击败自己,有趣。

What is Life?
Life is a drama。
可是我们都只是演员而不是导演,舞台的荧幕通常都是在我们还没记住台词的时候就毫不留情地拉开,一片茫然的我们也只好硬着头皮上场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