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在一个初夏。
那个时候尽管只会啼哭。
无法观察这个世界。
听父母回忆那天的时候。
我也会想起那白色的墙。
白色布斤。
有些冷碎花纹的地板。
门外焦急等待的亲人。
和那带着乡音的医生话语。
这一切多么有画面感。
但是它已经过去十几个年头。
青春或许已经渐渐离我远去。
开始面临着未来的责任和压力。
曾经我也无忧无虑。
现在看来那接近死有余辜。
我曾经告诉别人。
我的字典里没有后悔二字可以书写。
现在合上字典。
才发现字典名字叫轻狂。
我说跑。
那是懦弱和寂寞的借口。
让青春不再染上无知的色彩。
是时候正式告别那段令人欢笑流泪的岁月了。
闭闭眼。
继续投入这物欲横流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