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澡的时候。
水蒸汽密得几乎看不见自己的手指。
促狭冬日不想离去的梦幻世界。
老是犹犹豫豫的去一个地方。
莫名其妙压迫感。
放不开的心阀。
好似很清楚在一个地方需要汲取的是什么。
却没有不停探索然后武装到牙齿。
性格缺陷吗。

把日记写成每天的事。
是想着应该还有人关心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