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独一人跑坐奶茶店总好似会有尴尴尬尬。
四周打量着奶茶店墙壁被各式海报。旅行照片。留言便签塞得满满。
心想如果换我开店断不会这样乱。
环境不该过于出位。而是一种矜持的被包围。
毛色清晰的花猫拖着一只红色塑料小球。
不停发出与地板撞击的声音。
隔壁桌有人高谈阔论。
偶尔游牧思绪就猜想下他们过何种生活。
然后低头望向手机。
一切拼凑出一种奇怪的和谐。

"在长久的孤独冲击与之默默依存的过程中。我看到面容出现变化。
眼神。唇角。表情。举止。线条和轮廓。一种持续的缓慢最鲜明确凿的呈现:
阴郁寡欢。格格不入。对峙。退却。"

看来。
冬天总有许多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