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身里都有点寒意。
这该称为初夏还是晚春的赠礼。
拖鞋安静踢踏低音。
烟嘶嘶燃的声音。
在夜里。
你都能听到。

城市还是灯火辉煌。
经过的地方。
记忆后模糊的如同照片底片。
黑色的。
想象青春就是这一场安静的行走。

夜归时分。
店里都清清静静的。
看着汤蒸滚出来的雾。
人们把这个称为温暖。
麻了舌头。暖至心底。
总是得有点念想。
也叫希望。

酒戒了烟也有意识的开始少抽。
我太知道尺度。
亦深深明白。
它们不过一时依靠。
而非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