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日月不灭

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
徘徊,落叶纷飞。

失眠的企图心

落地窗又起雾,把空调关了围着浴巾坐在电脑前,长吁一口气,又作息颠倒了,失眠它又开始对我嘲笑,近期悄无声息的书写下了许多的草稿,总是写了一段话后发现这些好像并没有到需要记录的地步。是因为什么沉不下心去拥有片刻安宁的叙述呢。似乎慢慢的再失去书写的能力,再也写不出让自己感觉有生命力的文字。每句话都像是结束而非开始,整篇轻而易举的撕裂断掉,煞费苦心的衔接上,随后继续断掉。

很多次坐下来后开始发呆,可是什么文字也无法从脑海里浮现。仰头靠背望望天花板,开始思考是不是连幻想、憧憬的能力也开始失去,「可是我还是想表达一切情绪啊」。

是因为太过焦虑了么?

愈发的发现自己可能太多时候过于感性,又因为工作的原因少了许多释放内心思绪的途径,一种无可言表的自我束缚,然而为了想以后拥有更为纯粹简单的生活,就必须忍受此时内心里一种莫名背负的煎熬。而煎熬中内心必然会伴随着自己对这个世界、生活、自我的思考。思考的快乐应该是纯粹的,这种快乐会更为来的沉稳、深刻、持续,虽然它可能仅仅是短暂的,但是在夜深人静时我非常的喜欢这种深入心底的感觉,像回到了小山村里,望着清澈干净的小溪慢慢流淌,好似对我的心灵洗礼。这种快乐只有自己最为明了。而思维的乐趣应该就是我此刻最大的寄托了。

前两周去了St Joseph's Cathedral,斑驳的外墙透露出了它的年纪,传统的法式建筑与周边一圈那不知名的大树,正门只有举行Missa的时候才会打开,侧门可以供游人进入观赏,在中世纪当时,苦难的人们是否把它当成唯一的寄托。可我没有进去,虽然素来不信怪力乱神,可是会保留内心的敬畏。也不知是否被那段最为苦难的那段时光所影响,不会再虔诚但是仍会有敬畏,不会有抵触抗拒,更不会顺从和接受,望而远之,它默默矗立在那里就好。

夏天已经是尾巴,天气依然燥热,树叶些许发黄开始掉落,院子里杂草开始丛生,泥土开始随处混满了小石板路,好像过于荒芜了一点,炎炎夏迟迟日不走,院子也就没有多少意义了。摆了两周的猫粮食盒,每天都被吃完,预想中一大群野猫围着我讨食的样子一直没有出现,直到现在都还没亲眼见着一只野猫吃食的场景。就算这样,也是好的。

也许一切都会随着这种简单安然的生活变得好起来。因为对于孤独这种情绪的看法,彻底的变过了。

白日梦长

午后喝咖啡的时候阳光又出来了,窗外掠着微风,树叶随风轻轻荡漾。

九月初已然立秋半月有余。

有的叶子已经开始微微泛黄,阳光洒在上面更是增添了一层温暖颜色。

随风呼吸也能闻到树木夹杂着阳光的味道。

迎着微醺的微风夕阳开始慢慢西下,暮色四起。

远空会抹出一片片云彩,多少都会让人觉得这个九月可能有点向往。

因为整个八月是用一种截然不同于以往的生活状态所渡过。

日子跟随着时间缓缓慢慢的流淌。

缓慢到能让我深刻感觉到,它好像缠绕着我,

好似每一天都仅仅是前一天的一个轮回。

从异邦到现实,就像坠落的流星一样。

眼看它划破天际,眼看它起花火,眼看它砸中我。

就这样如梦初醒,带着清晰可辩却又无法触摸的温暖和伤感。

没有了轮回里那耿耿于怀的昨天和束手无策的今天。

因为八月过去了。

是要好好的生活,即使已经丧失了对新鲜而又充满任何可能性的生活的向往。

沉默下来之后更多是的胆怯,乃至于说是抗拒,和未知的未来相比。

过去要显得温暖得多,而过去终究还是消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