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佩服的是一些人的特性就注定,让人觉得他走到这一步非常的正常。

润雨细无声般让周边人感觉温暖,面面俱到的做事做人方式。

可能会压抑心中的一些想法却让周边人做的舒服。

他们是怎么能做到这样呢?不得而知。不得而知。

从国内回来已经一周有余,停留在对身边一些朋友的感慨中。

下飞机的那天这边也已经不是那么的热了。但是望着小区圣诞树般的街灯还是有些熟悉的温暖。

新房子旧城市,好像有许多话值得记录下来但是又不是那么值得写。

度过了前几日的昏昏沉沉,应该是重新回归到工作状态了。

对以后有些期盼有些紧张,踌躇满志,当然,前提是自己不要太懒。

最后还是谨记。中庸之人常修闭口禅:

「此口一闭,万籁皆胜;此心一沉,万象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