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无新事

早上的时候望着窗外愣了不大一会,今天有风,湖水一层一层的荡漾,树叶被吹的飒飒的响。窗帘也在跟风摆动。心却是静的。
窗外的叶子绿昂昂的,虽然是一个阴郁的天,可有些许的微风,总算是不高兴的那些事情里值得高兴的一件事了。
下楼给流浪猫喂食才发现院子里一地的枯叶,是黄色,是灰色,是烂叶。零落在周遭,遍地可见。

可是在二楼窗台看到的永远的郁郁葱葱树叶,一片生机。就连这些落叶和新叶在有心人眼里都好像意味着一些人生哲理。
每到夜晚此刻,身体就会浑身不自在,可能是被消耗掉的精力被散发了出来,凝结缠绕在了身体表面。
只有当花洒的喷头开始倾洒向全身的时候,才会焕然一新。会重新的感觉有了晶莹剔透的内心。
重生一般。

过年的时候只有一天时间回去了乡下外婆家。外公已经是一头的白发,外婆的背越来越弯。
不知不觉的老年人这3个字在他们身上越来越贴切。吃到了外婆做的血鸭,那种满足感无法形容。
父亲也快要退休了,这两年一直念叨着乡下的房子,也就快竣工。他好像是满足了一个大的心愿,我却始终没了那种对乡里邻里很是亲切的感情。
我知道他在退休前一直惦记着念叨着这个房子,是怕退休就意味着老去,他并不想老去。

我也害怕着我已经开始老去。

如果按照百岁期颐来算,我的生命已经过去了四分之一,身边的朋友和父母一直和我有提及的就是,过了二十五,时间都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的快的逝去,一年一年白驹过隙。
没有任何太大的感觉,对于我来说,这也真的是一个很奇特的感受,它好像昭告着我的人生上坡路似乎即将要结束,开始进入一个平稳期,一辈子就那么长,历史上很多夺目的人生甚至已经结束了他们的生命,而我却总是觉得还没有做好成人和承担各种责任的准备。
心心念念的许多学识,还有精力和时间去好好得填充吗?
是不是我这一生里,被照顾,被宠爱的时光已经差不多快要用完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要不得不开始的去照顾别人、宠爱别人、让别人依赖。尽到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的一份责任。
这些转难于诉诸言的情感,徘徊在脑海。一遍遍的带着回响,每当它绕一圈,心里就有一个声音告诉我,确实是这样的。

这两天有一个朋友问我是不是有点忧郁,我没有回答。
这个话题对于生活来说,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思绪万千

思绪万千
却如鲠在喉

好久不见

睡醒又是下午临近黄昏,窗户外面是不知名的茂盛的树,触手可及绿叶,望着这片片的绿叶总是能给貌似颓丧的房间带来一种盎然生机的气息。阳台下面是碧绿色的小河,只有到了夜灯初起的时候才会觉得轻波荡漾泛着光芒的小河有那么一丝丝味道。
一点看不出昨日的大雨滂沱,雨来得快走的也快。
呼,长吁一口气。好像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对我来说好像是这么去理解的,最初的愿望和期盼已变,随波逐流的有点过分。早就忘了最初的理想。
这座城市和国内的一些大城市并无不同,人来人往,望着拥挤的人潮根本动不起找小街深巷星巴克休憩的想法。来来去去,大家都在奔波着,为了各种不同样的未来。
也只有处理完当日手头所有事情,和觉得并没有积压很多新的事情,才能听着歌看着窗外一片绿发呆的片刻闲趣。太多的事情堆积成一团,人就变成了麻线,就会回忆旧时闲下来的生活,觉得那时简简单单的生活多么多么美好,啊,真是一个纠结的我。

似乎在任何事情上都没有感受到太多的乐趣和成就感,好像就是麻木的生活的,一片茫然的赚钱。
小时候的愿望早就不知道被大大的心给丢到了哪边,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是最好的。最后学会的是要更珍惜现在的生活。
每时每刻应该都是最美好的。
于是珍惜当下的时光中,又变得懒散了。唉。总之总之。
我到底在做着什么。
“一边动摇,一边懈怠,一边折腾”
每时每刻都觉得自己处于转折点上,无论是哪一方面,扔不掉过去的包袱,找不到前进的路,想着沙漠深处的绿洲。却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能以什么样的方式面对接下来该要面临的日子。听着不知名的歌,在一个不是很陌生的异国他乡。
就像前几天去了次酒吧,服务员还记得我。
他和我说long time no see。
我瞬间笑了,他还记得我。
我却早已不记得最初那时候的我了。

未来

日子在一天天的重复,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在重复着的日子里好像造成了一个循环。
但是却愈见明白,哪些东西是不能失去和哪些东西是对我来说并不重要的。
许多的事情在渐渐的变化,有些未来也是不得而知。
我期盼和憧憬,但是又好像仅仅只是带着许多对美好未来的幻想。
或许是因为我不再是那个能够单纯坐在电脑前就能开心的自私个体。
我很清楚的知道这些变化,却再也无心情去记录它们,去年的此时我还可以笔千言倚马而待。
现在想起来,像做梦似的。

有时候会去回忆那些很美好的梦,并不是特别怀念,仅仅只是回忆罢了。
更多的可能是对自己没有做好的地方和明知故犯的错去念念不忘。
每至深夜一遍遍的叩问自己,为什么明知故犯和一错再错。
不提也罢了。
还会想起那些恬淡的悠然自处的时光,多么的简单就是多么的美好。

前几天突然对生命有了敬畏,因为猫生病了,时至今日,我都不明白我对于他们来说。“我”到底意味着什么。
但是我早已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当查到是绝症的时候,那种崩溃感涌上心头,茫茫无措的机械式完成了两天工作。
查询资料文献后,才算是镇定下来,其中的心态转变也是唏嘘不已。就算在昂贵的药。永远希望他们好好的。
他一直不算调皮也不算冷淡,从小到大都不愿让人过于亲密,行为规矩,不开心会拒绝你轻咬手指,总是保持着距离的睡着。
平常看他最喜欢的姿势就是趴着大眼睛盯着窗外或者人看,若有所思。我总是觉得他是很懂事的。这个夏天才是他度过的第二个夏天。
他可能也没有季节的概念。只会与人保持距离的亲密着,或者突然躺倒伸懒腰打呼噜给自己洗澡。直到下一个夏天的到来。
希望他早日好起来。

如今八月末的夜早就不像小时候此时的夜有凉意。永远是燥热中夹杂着暖暖的空气。
但是对比正夏午头的炙烤感,这时候应该算得上是惬意的。
我想我一定是个要依赖各种憧憬和希望才能活下去的人,面对的可能性和选择越多,心里会越来越镇定。
到真的需要做出各种具体的选择,却又开始忐忑不安,寄希望于别的选择出现转机。
特别幸运的时候,别的转机永远没有让我等太久。但是不能一直去赌这些转机的出现。
而是要做那种对一件事就得一无反顾的,因为既然决定去开始,只要努力去做,剩下的事情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
内心的不安直接收起来就好了。当然现在还只是想成为这种有担当的人。
我究竟会依靠什么力量活下去。希望我能早日明白。

八月将尽。夏天又已经过完。
希望在今年的秋东里一切如愿。

00:00/00:00

人生是真的世事无常
一切的期盼
都包含在
希望和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