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record

如今美如夜色里

00:00/00:00

最近似乎变得有些束手束脚,那貌似被抬高了的身段会放不下去做一些自认为可能比较low的everything。
其实这种焦虑感,在自我觉得已经升华的过程中就被自我给制造了出来,可能是一种年轻人的通病?
应该是这样的,总会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去思考自己是不是变得会比往昔的自己更为厉害,但是如果一旦能力不能匹配被自己制造出来的自己的时候。
就会陷入这种困境,一口自己编织的钟把自己罩了进去。作茧自缚。

可能也是因为到了一种瓶颈吧,在一切更加期望的东西变得遥遥无期的时候,状态就会变异。
这个时候的我,绝对不是真正的我,很是担心自己做的事情是不是最适合自己的事情,但是又被一些俗名凡利给牵扯住。
但是每当到了这个过程,又会去反反复复的叩问自心。是做得到还是做不到,如果当这件事情做的往往没有期盼中那么完美。
我就会一度的怀疑自己究竟是否适合做这么一件事情,是不是我真的很没有天分。
当然这也可能是心境被打击过后的一种潜意识里的逃遁。

去做吧,不要迟疑了。
去做吧。

Les Miserables

成功是一件相当丑恶的事。它貌似真才实学,而实际是以伪乱真。
一般人常以为成功和优越性几乎是同一回事。
成功是才能的假相,受它愚弄的是历史。
只有尤维纳利斯和塔西佗在这方面表示过愤慨。
在我们这时代有种几乎被人公认为哲学正宗的理论,它成了成功的仆从,它标榜成功,并不惜为成功操贱役。
你设法成功吧,这就是原理。富贵就等于才能。
中得头彩,你便是一个出色的人才。
谁得势,谁就受人尊崇。
只要你的八字好,一切都大有可为。
只要你有好运气,其余的东西也就全在你的掌握中了。
只要你能事事如意,大家便认为你伟大。
除了五六个震动整个世纪的突出的例外以外,我们这时代的推崇全是近视的。
金漆就是真金。阿猫阿狗,全无关系,关键只在成功。
世间俗物,就像那顾影自怜的老水仙一样,很能赞赏俗物。
任何人在任何方面,只要达到目的,众人便齐声喝彩,夸为奇才异能,说他比得上摩西、埃斯库罗斯、但丁、米开朗琪罗或拿破仑。
无论是一个书吏当了议员,一个假高乃依写了一本《第利达特》,一个太监乱了宫闱,一个披着军服的纸老虎侥幸地打了一次划时代的胜仗,一个药剂师发明了纸鞋底冒充皮革,供给桑布尔和默兹军区而获得四十万利弗的年息,一个百货贩子盘剥厚利,攒聚了七八百万不义之财,一个宣道士因说话带浓重鼻音而当上了主教,一个望族的管家在告退时成了巨富,因而被擢用为财政大臣,凡此种种,人们都称为天才,正如他们以穆司克东的嘴脸为美,以克劳狄乌斯的派头为仪表一样。
他们把穹苍中的星光和鸭掌在烂泥里踏出的迹印混为一谈。

浮躁满城

当所有的人都变得急功近利。
浮夸、浮躁的气息糜烂满整个你所呼吸的空气。
会把人变得不知什么才是可为不可为。
被触动一次又一次的心被这些气息所感染又再一次恢复到中毒状态。
好在沉堕过的人会对这些愈来愈清晰。
会开始有明确的心。
抛弃浮躁吧。

二十二

去掉一切不必要存在的浮华
不需要任何的言语
言之命至
人随己愿
所有的一切都开始水到渠成
谢谢
生日快乐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