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s Miserables

成功是一件相当丑恶的事。它貌似真才实学,而实际是以伪乱真。
一般人常以为成功和优越性几乎是同一回事。
成功是才能的假相,受它愚弄的是历史。
只有尤维纳利斯和塔西佗在这方面表示过愤慨。
在我们这时代有种几乎被人公认为哲学正宗的理论,它成了成功的仆从,它标榜成功,并不惜为成功操贱役。
你设法成功吧,这就是原理。富贵就等于才能。
中得头彩,你便是一个出色的人才。
谁得势,谁就受人尊崇。
只要你的八字好,一切都大有可为。
只要你有好运气,其余的东西也就全在你的掌握中了。
只要你能事事如意,大家便认为你伟大。
除了五六个震动整个世纪的突出的例外以外,我们这时代的推崇全是近视的。
金漆就是真金。阿猫阿狗,全无关系,关键只在成功。
世间俗物,就像那顾影自怜的老水仙一样,很能赞赏俗物。
任何人在任何方面,只要达到目的,众人便齐声喝彩,夸为奇才异能,说他比得上摩西、埃斯库罗斯、但丁、米开朗琪罗或拿破仑。
无论是一个书吏当了议员,一个假高乃依写了一本《第利达特》,一个太监乱了宫闱,一个披着军服的纸老虎侥幸地打了一次划时代的胜仗,一个药剂师发明了纸鞋底冒充皮革,供给桑布尔和默兹军区而获得四十万利弗的年息,一个百货贩子盘剥厚利,攒聚了七八百万不义之财,一个宣道士因说话带浓重鼻音而当上了主教,一个望族的管家在告退时成了巨富,因而被擢用为财政大臣,凡此种种,人们都称为天才,正如他们以穆司克东的嘴脸为美,以克劳狄乌斯的派头为仪表一样。
他们把穹苍中的星光和鸭掌在烂泥里踏出的迹印混为一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