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岁枯荣

红炉酿酒老来瘦。
误良辰浓雾与愁。
树林徒长。马齿又添。
羁齿印苍苔。君和残阳老。
一更风雨。一岁枯荣。

辞不达意的歌唱自以为是的忧伤。
忘词歌手的结结巴巴模样。

my'international platform.the upcoming.
several games.dozens of people'wish.
countless day and night.

希望至此以后。
雨季不在到来。

另一个自己

当明天变成今天成为昨天
最后化为记忆里不再重要的某一天
可能才会发现只是时间在不知不觉的推着自己向前走
这不是在静止的火车里
与相邻的列车交错时
仿佛自己在前进的错觉
而这可能却是最真实的众人的成长
在不知觉的事件里
成了另一个自己

时间阁楼

05:03
其实说到底。
每个人的心里有着一个很长很长的清单 这些清单里写着多少美好的事。
可是它们总是被推迟、被搁置。
在时间的阁楼上经受来往的脚步。 发尘。然后腐烂。
为什么勇气的问题总是被误认为时间的问题。
而那些沉重的、抑郁的、不得已的、无奈的。
却总是被叫做生活本身。
然而什么时候我可以是我想做。然后我去做。
就这样。
可能世界。因为我们脑子少了的那根弦而精彩。
06:32
告别每一个清晨。
迎来一个个夜晚。
好像没有阳光、空气、水。 月光看久了的面容。
也会变白然后苍老吧。
晚安。

我说跑

我出生在一个初夏。
那个时候尽管只会啼哭。
无法观察这个世界。
听父母回忆那天的时候。
我也会想起那白色的墙。
白色布斤。
有些冷碎花纹的地板。
门外焦急等待的亲人。
和那带着乡音的医生话语。
这一切多么有画面感。
但是它已经过去十几个年头。
青春或许已经渐渐离我远去。
开始面临着未来的责任和压力。
曾经我也无忧无虑。
现在看来那接近死有余辜。
我曾经告诉别人。
我的字典里没有后悔二字可以书写。
现在合上字典。
才发现字典名字叫轻狂。
我说跑。
那是懦弱和寂寞的借口。
让青春不再染上无知的色彩。
是时候正式告别那段令人欢笑流泪的岁月了。
闭闭眼。
继续投入这物欲横流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