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坠落

00:00/00:00

「你别再猜
猜会变得怪
怪时间太快
快不想等待
带你来比赛
两个人像在演喜剧
一个在东 一个在西
你知道
我才没有什么秘密
你声音太凶
但我不急
你总是说
我算个什么东西
从没有人会这样对你
距离产生怀疑让你抑郁
因为一个在东
一个在西」

最近都在听这种类似的音乐
还有
[陪你起飞」
[空间」
心情会好很多

00:00/00:00

人生是真的世事无常
一切的期盼
都包含在
希望和等待

焦虑

焦虑

被世界温柔以待

00:00/00:00

今早打开网易云fm听到的第一首歌。
很温柔的男声。

这两天在很辛苦的调整作息。身体大不如两三年前那样只要在撑过一个白天就能任意调整了。
清晨的阳光已经开始微微透过窗帘。早啊。
睡眼还是惺忪的时候很想有一个完全符合自己喜好的很舒适的自己的房间,
我可以在里面呆很久,在那里,我可以听着自己喜好的音乐,可以发呆,可以自言自语。
总之就是幻想中很自由自在的可以一个人放下所有心绪在那放肆的一片空间。
经常因为一个人的独处而微微的觉得高兴,因为那种无所拘束的惬意时光,是一件真的让我很喜欢的事情。
轻轻的跟着歌声的节奏晃动,可以咬咬嘴唇闭闭眼晃晃脑袋,那就是美好。虽然这种乐趣可能听起来很不显然。
愈来愈发的想只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
这也许是因为,在每一个疲惫的、失落的、似乎有满腔感触而又无人倾诉的每个宿醉的深夜。
还有伴随着的每次回家路上车窗里往后流走的那些景象,灯红酒绿后的孤零零矗立着的路灯。
总是需要一个宽阔而又舒适独立的空间来盛放他的孤独。
到了今日我才渐渐的明白,连那片刻之余的宿醉都不是我想要的。
而每到那个时候,周围的一切景色似乎都在温柔的迎合着这漠然的一刻。
眼皮搭耸已经快要闭上,还有大口大口呼吸喘着酒气的我。街灯和沉默的出租车司机。
好像没有尽头的红绿灯和寂静无人的街道。毫无疑问这是我最近持续了很久的生活状态。

在制定改变计划的时候又不自觉的开始去怀疑其中会遇到的麻烦和困难。
我能不能好好的去面对可能会遇到的困难,还有能不能做到想做到的样子。
在06年至今我曾经引以为傲的职业路上,瞧见了太多的年轻人早已大大的超越了现在的我。
我几乎连去追赶的力气都丧失了,仅仅只有内心保有着的那丝丝期盼。
在这里一条难于违背的人生准则悄然发生了作用,在当初那个畸形的不成熟的坏境条件下。
一个人会因为年轻时的自己所做出的对环境的反抗而沾沾自喜,在接下来的很多日子里都是沉浸在那种成功之中。
洋洋得意的觉得自己已经超越了大部分的同龄人。但是它终究是错误的。
时至今日徒留下的不仅仅是虚度年华的悔恨,也是对自己能不能恢复到那种水平层次上的惶恐。
或者能不能过上一种堂堂正正自己定义上自己觉得是对的生活的恐慌。
很早之前,我会去询问许许多多的人,我希望能得到正确的答案。
每个人告诉我他们觉得对的路,我听着都很有道理。好像这些都是正确的。并没有觉得会有任何的问题。
听到我意识到我已经没有青春可以消耗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十年。
无论早多久只要我想去做真正意义上一种很正确的生活,我可能已经做到了。
所以,还是要去做自己喜欢的事。过自己喜欢的生活。不要继续荒缪的去过一些虚假而又可有可无的浮华生活。
让心完全沉淀下来,就算已经逝去了十年。

无论如何,即将到来的夏天。是天空最美的季节。

如今美如夜色里

00:00/00:00

最近似乎变得有些束手束脚,那貌似被抬高了的身段会放不下去做一些自认为可能比较low的everything。
其实这种焦虑感,在自我觉得已经升华的过程中就被自我给制造了出来,可能是一种年轻人的通病?
应该是这样的,总会在不自觉的情况下去思考自己是不是变得会比往昔的自己更为厉害,但是如果一旦能力不能匹配被自己制造出来的自己的时候。
就会陷入这种困境,一口自己编织的钟把自己罩了进去。作茧自缚。

可能也是因为到了一种瓶颈吧,在一切更加期望的东西变得遥遥无期的时候,状态就会变异。
这个时候的我,绝对不是真正的我,很是担心自己做的事情是不是最适合自己的事情,但是又被一些俗名凡利给牵扯住。
但是每当到了这个过程,又会去反反复复的叩问自心。是做得到还是做不到,如果当这件事情做的往往没有期盼中那么完美。
我就会一度的怀疑自己究竟是否适合做这么一件事情,是不是我真的很没有天分。
当然这也可能是心境被打击过后的一种潜意识里的逃遁。

去做吧,不要迟疑了。
去做吧。